“你是我的了,”黑暗中,男人欺身而上。所有知道她身份的人都想她死,唯有他宠她入骨,疼她入心。“四爷,少夫人摔了你刚拍回来的明青花。”男人眼眸微微一抬:“摔得好!”“四爷,少夫人开除了几个公司元老,说他们养小三。”男人唇角勾起一抹宠溺的微笑:“有魄力!”“四爷,少夫人开记者招待会,说要跟你离婚。”十分钟后,男人赶到了现场将她堵在了台上,下一秒,台下人做鸟兽散。她勃然大怒:“姑奶奶不玩了,离婚。”男人扯着领带解着皮带,一脸坏笑:“那换我陪你玩,好不好?”嫁给沈辰逸前,许清悠一直以为他是个生人勿近高高在上的王,嫁给他后才知道他无赖脸皮厚外加没节操。